当前位置: 笔趣阁小说> 玄幻小说> 金牌武婿> 第两百章,我不知道

第两百章,我不知道

    薛见四人神色一变,来不及察看这里的情况,便向着顶层而去。

    黑塔塔顶,流风右手高举蛇头法杖,神色仿若癫狂。

    他看到薛见四人后,非但没有任何畏惧之意,反而笑的越加兴奋,疯狂。

    薛见皱起眉头,以他对这人的了解,就算对方陷入绝境,也不会表现出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此刻流风像是疯了,失去了理智,他挥动着手中法杖,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神器在手,天下间还有何人是我的对手,你们这些凡人蝼蚁,也敢与我为敌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能说出这种话,薛见断定这人确定疯的不轻。

    他刚想取出海尊鼎,给他泼一盆冷水,冷静冷静,却见青莲公主一招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这是我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巫神传承早已融入了她的记忆中,她本能的就觉得那天巫神杖是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随着她一招手,天巫神杖立刻从流风手中飞出,缓缓落在青莲公主面前。

    小姑娘一脸得意的扬了扬下巴,伸手握住长长的法杖,随手挥了几下,笑道。

    “顺手,真顺手!”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这随手挥动的几下,差点要了薛见等人的命。

    一股黑气从法杖中飘荡而出,向着四周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森虎和杜小清之前就见过这法杖的威力,此刻面色大变,赶紧拉着薛见躲避开来。

    黑气所过之处,一切物体迅速腐朽,化作一片飞灰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那流风被夺走法杖后,此刻还呆愣愣的站在原地,黑气飘荡而过,擦过他的左手。

    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,他的左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,只剩下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然后随着他惊惧的躲闪,那白骨也化作一片骨粉,洒落在地。

    凄厉的哀嚎在塔顶响起,青莲公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一个小动作,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她赶紧将法杖收了回来,那些黑气立刻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青莲公主低着头,一脸愧疚,小手揉搓的衣角,就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。

    薛见本想说她两句,可看她这幅样子,一时又不忍心,便只是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羞愧的红了脸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力量太强了,一定要小心控制好,不能随便动用,否则很容易伤到我的朋友家人,我都记住了,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。”

    杜小清在一旁,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她比青莲公主只大一岁,都是二八年华的少女。

    但相比起来,青莲公主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而杜小清则已经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大人了。

    她上前拉着青莲公主的手,轻声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不用怕,老师并不是在责怪你,只是担心你,会因为控制不好力量,伤害了自己和他人。

    你看这个人,刚刚被黑气碰了一下,左手都废了,如果我们躲闪不及时,结果会如何,你会不会伤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青莲公主稍微想象了一下,就觉得一阵后怕,她重重点了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我以后一定会控制好自己,不会再贪玩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都这么说了,薛见便笑着点了点头,鼓励了她两句。

    随后众人转头看向缩在墙角,因为痛苦而不断颤抖的流风。

    薛见心知这人狡诈阴险,上次就用枯木替身巫术,差点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所以他依旧保持着警惕,不曾掉以轻心,更不可能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穿花掌施展开来,紧接着抄魂手一抓而去,流风被逼入绝境,没有丝毫反抗,就被薛见重伤,抓住了神魂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巫咒锁神封阵怎么解开?”

    薛见声音冰冷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流风似乎从疯狂中恢复了理智,讥笑道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了又如何,你能办到吗?除非你能将这座塔摧毁。”

    薛见神色阴沉,恨不得立刻将这人碎尸万段,但流风是巫王宫唯一还存活的人,杀了他,除非巫王回来,否则他将再也救不出妃月。

    流风似是看出了薛见的内心想法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救那个女人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薛见双眼一亮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流风眼中露出嘲讽之色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自废双臂,我就告诉你怎么救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薛见神色骤然冷冽如寒霜,一把掐住了流风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?”

    流风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死,你敢杀吗?”

    两人目光碰触,如要激射出火花。

    流风深知自己的重要性,对于薛见的威胁,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青莲公主弱弱地声音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薛楚,让我来问问他吧,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对我撒谎。”

    基于之前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,想到巫神传承的神奇,薛见犹豫了一下,点头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流风内心一沉,看着青莲公主,故作可怜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南明皇室的公主,怎么能与外人一起迫害巫王宫的人?公主,你现在巫神的传承者,我是巫神的忠实信徒,你应该要救我啊!”

    青莲公主神色露出一丝迟疑与不忍,转头望向薛见。

    薛见只是平静的回了她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青莲公主,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在巫神殿听到的谈话吗?”

    青莲公主立刻想起,那天晚上,就是面前这个人,说起轩辕氏的诅咒,还有巫王意图对轩辕氏不轨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娇哼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坏人,就是你们害死了我的父皇,你们还想害我的皇兄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伸出手,放在了流风的额头上,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,冲入了流风的脑海,将他深藏在心底的所有秘密都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莲公主像是翻阅书本一样,翻看着流风的记忆,最后实在太多了,看得烦了,她便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说,那什么巫什么封阵,怎么解开?”

    流风神志恍惚,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巫咒锁神封阵是初代巫王布置的,除了历代巫王和巫神传承者外,没有人可以解开。”

    青莲公主听到这话,疑惑的挠了挠小脑袋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解开吗?那我怎么不知道,你知道怎么解开吗?”

    流风仿若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,继续重复着前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青莲公主越来越疑惑了,头疼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,为什么要说我知道,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解开那什么巫什么封阵啊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