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笔趣阁小说> 都市小说> 前任男神>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想去照顾妈妈

第二百三十一章 想去照顾妈妈

    施小鹿来找自己,林放很开心。

    可若是施小鹿不开心,林放的开心就会打折扣。

    施小鹿看到林放停下来,也跟着停下。

    她眨着眼睛,疑惑的望着林放,小声道:“哥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放表情略显严肃的问道:“小鹿,你和爸爸住在一起,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话问出口,林放就感觉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以林放对施小鹿的了解,就算有再大的委屈,她也会选择沉默,选择忍耐。

    这个小受气包,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施小鹿用力摇摇头,努力很开心的笑着道:“哥哥,怎么会呀,和爸爸住一起,我过的很开心呀!”

    你撒谎!

    你什么时候笑的这么夸张过?

    骗人都不会,你这个小受气包!

    林放用力揉了揉施小鹿的小脑袋,轻声道:“小鹿,撒谎不是好孩子哦!我会打电话给施叔叔的!”

    施小鹿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,她低下头,小声道:“我……我就是想妈妈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放心头猛的一颤,鼻子不由得有些发酸,心情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他是见过施小鹿和谭友琴的相处模式的,谭友琴对施小鹿的态度并不好,要求苛刻,也不太关心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施小鹿刚刚和施文城生活在一起,以后怎么很难受,现在却正是施文城对施小鹿最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时候,施小鹿却偷偷跑出来找自己,还说想妈妈。

    林放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,这孩子有福都不会享吗?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林放强笑道:“不是说好了的吗?你每个周末都可以去看妈妈的呀。昨天和前天,你没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了。”

    施小鹿低着头,两只小手撕扯着垂落在胸前的书包肩带,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妈妈瘦了……我想搬回去照顾妈妈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林放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施小鹿她还不知道谭友琴生病的事,才几天没和谭友琴见面,就很轻易的察觉到了谭友琴身体上的细微变化,还想回去照顾妈妈,懂事的简直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肝脏有着强大的“代偿”功能,只要有%的肝脏是完好的,就可以保证机体的正常功能,维持人体的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怀疑谭友琴有抑郁症的可能,用了些手段,逼她去远方医院检查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现。

    谭友琴的身体出现较为明显的变化,可能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病情的关系。

    让施小鹿去照顾谭友琴,对她的病情并不会有实质上的帮助,反倒可能会起到一些反作用。

    林放想了好一会儿,才又揉了揉施小鹿的小脑袋,笑道:“妈妈是大人,你还是个孩子。你搬回去,到底是你照顾妈妈,还是妈妈照顾你?另外,你告诉我,妈妈最希望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出国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施小鹿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,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小脸都皱皱巴巴的,快挤成了一团,可想而知她对这件事有多抗拒。

    林放假装没看到,反倒故意问道:“那小鹿,你告诉我,你想出国读书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!”

    施小鹿回答的很坚决,很果断,她抬起了头,期冀的望着林放,道:“哥哥,我可以不出国吗?我……我英语很烂的!”

    林放好气又好笑的反问道:“那位问你,你这么不想出国,却要搬回去照顾你妈妈,那要是妈妈坚持让你出国读书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施小鹿很泄气的再次低下头,有些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林放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安慰她道:“好啦,别担心啦,施叔叔把你接过去,就和你妈妈谈好了,最多只会让你去当半年的交换生,不会让你一直呆在国外的。另外,施叔叔也会陪你一起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施小鹿低头想了一会儿,抬头问道:“哥哥,那我要是想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放摸出手机晃了晃,道:“我们可以视频啊,对了,我记得你的手机只能打电话,走,我先帮你买个智能机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换手机了!爸爸买的,你……你等我一下!”

    施小鹿想把手机拿出来,可手机装作书包里,她拿起来有点费力,只能先把书包摘下来放在地上,自己蹲下来打开书包找了一会儿,才在最底部把手机摸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新手机是最新款,是很可爱的粉金色,外面包了一个半透明有着各种动物图案的手机壳,手机正面的色泽看起来不太光滑,应该是贴了钢化膜。

    把手机藏的很好,又做了种种保护,可想而知施小鹿对新手机有多爱惜。

    林放有点担心的望着施小鹿,道:“小鹿,施叔叔不担心你玩手机耽误学习吗?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施小鹿抬起头,冲着林放灿烂一笑,伸出三根手指,道:“我跟爸爸保证过,每天玩手机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!哥哥,加微信!”

    加了施小鹿的微信,林放道:“走吧,哥哥要去上班了。我帮你找个位置,你先自己学习一会儿,等我下班的时候,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施小鹿点了点头,再也不提搬回去照顾谭友琴的事。

    林放带着施小鹿回办公室,这时候律所差不多都已经来齐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牵着一个怯生生的小女生从食堂那边走过来,李小斐好奇的趴在前台上,问道:“林放,你牵着的小姑娘是谁啊?该不会是你女儿吧?”

    林放看了一眼施小鹿,回头笑道:“要是能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,我做梦都会笑醒。可惜不是!”

    李小斐一甩头发,抛给林放一个媚眼,道:“想要个可爱的女儿还不容易?找我呀!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,霸霸!”

    林放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给我走开!

    我在跟你聊正经的,你却跟我发骚?

    还要不要工作了?

    林放揉了揉鼻子,牵着施小鹿快走几步,把李小斐几人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路上看到林放牵着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子,同事们或多或少的都会好奇的问上一两句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林放统统都是回上一句“这是我妹妹”。

    帮施小鹿找了一个位置安置好,林放又去找古朋飞,想问问他有什么新案子。

    搞定了施文城的抚养权案子之后,上一周整整一个星期,林放都很清闲,除了看看资料,就是去找付好温存。

    今天付好开始高挂免战牌,林放琢磨着,自己也该努力工作了,是时候跟一个新案子了。

    古朋飞看到林放,先问了一句:“小林,你怎么把小鹿带过来了?是不是施文城那个案子,有什么反复?”

    “跟案子无关。”

    林放解释了一句,道:“她是来找我的,小姑娘观察力很敏锐,上周末和她妈妈相处的过程中,发现谭友琴身体上出现了一点变化,瘦了一些。她就来找我,说想要搬回去照顾妈妈,被我劝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古朋飞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办公桌上认真做功课的施小鹿,叹了口气,道:“是个懂事的孩子,可惜却出生在这种家庭!”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来说,论心肠的硬度,律师和医生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倒不是无情,只是见多了人情冷暖,生离死别,心肠不硬一点,根本就没办法从事这个职业。

    人的精力有限,在乎的人越多,放在工作上的心思就越少。

    长此以往,慢慢的就会工作的越来越吃力。

    古朋飞早已习惯这些,他感叹了一番,就收回了目光,望着林放道: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古哥,最近有什么新案子,我想跟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案子倒是有不少,不过……你不去先问一下吴律吗?”

    古朋飞把笔丢在了办公桌上,给林放使了个眼色,小声道:“你是吴律的实习生,又不是我的。老跟我混在一起,小心没前途!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?”

    林放嘿嘿一笑,道:“我反倒觉得,跟古哥你一起挺自在的,也学了很多东西。吴律名气是很大,可跟他在一起,太不自在。另外……我担心他给我安排的工作,都比较……特殊!”

    进律所的第一天,就被安排了一个泡妞的任务。

    得亏林放遇到的任务目标是自己的前女友,虽然过程中经历了不少波折,好在最后也算是得以顺利完成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代价却是付好被辞退,还被限制不准再从事金融工作。

    在林放心里,这个完成,自然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施文城的抚养权案子,也不是吴青松安排给林放的,而是他自己讨来的。

    继续跟着吴青松,林放真的很担心,他会不会又给自己安排什么跟法律工作完全无关的奇葩任务。

    在林放眼里,吴青松完全就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老阴比,想的从来都不是从法律层面击败对手,而是如何用最小的代价,最短的时间帮助委托人。

    吴青松的这种做法,当他的委托人会很舒服,除了委托费用贵的离谱,其他地方没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可要是当吴青松的执行人,在他的手底下工作,就有点难受了。

    林放担心,自己要是在吴青松的手下干活干的久了,可能怎么当律师的知识学不到多少,其他各种有用没用的奇葩知识,却增长了一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林放在背后吐槽吴青松,古朋飞心里很是认同,却不得不咳嗽几声打断,然后道:“你小子少在背后议论领导,小心有人打你的小报告,影响你的实习成绩!”

    古朋飞说着左右看了看,见没什么扎眼的人物,这才又道:“小林,施文城的案子,咱们两个配合的挺愉快的。你要是不嫌弃我手里的案子小,我当然欢迎你继续跟我一起处理。但是呢……这事儿吧,你还是得先问问吴律。要是被他知道我截流他看上的实习生,我会倒霉的!”

    林放无奈,只好道:“好吧,那我去问问吴律。”

    来到吴青松的办公室门口,林放敲了敲门,得到允许后,他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有段时间没有单独见面,就算偶尔看一眼也隔了老远,林放发现,比起上次单独见面,吴青松的气色看起来要好上不少。

    吴青松见进来的是林放,他把手里的案宗丢在桌上,揉了揉鼻梁,笑着问道:“怎么了林放,找我有什么事吗?你手里的案子,处理完了?”

    “处理完了。”

    林放点头道:“庭外和解,抚养权已经转移到了委托人的名下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委托结束都已经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只不过吴青松并不负责行政工作,不是他亲自经手的案子,什么时候完结,他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这时候问一句,也是因为这个案子是林放讨要的,他才关心关心。

    “那你处理的很好嘛!”

    吴青松笑着给予肯定:“严格来说,这是你跟的第一个案子吧?叶海棠的案子,走的不是常规程序,不能算是你跟的第一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原来你知道啊?

    林放强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报以礼貌的微笑,道:“吴律,有什么新的案子需要我帮忙,请尽管……交给古律,我从旁协助。”

    吴青松似笑非笑的看了林放一眼,道:“怎么?担心我再交给你一个不走常规程序的案子?放心,现在我手里的案子都很正常。这里有个离婚案,你感兴趣吗?”

    感兴趣啊!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感兴趣?

    只要不是让我出卖色相,我都感兴趣!

    林放从吴青松手里接过案宗,翻看了两眼,有点挠头。

    委托人的名字,他第一眼看到,就觉得眼熟,心里还在嘀咕,应该不会那么巧。

    可翻看到后面才知道,事情真就这么巧。

    这个女委托人,他不但认识,还很是熟悉!

    怎么办,这个案子,要不要接?

    林放现在还是实习生,一没毕业,二没律师职业资格,就算是接手,也只是从旁协助,真正负责的肯定是别的律师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协助,他都是要和委托人见面的,到时候尴不尴尬?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