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笔趣阁小说> 都市小说> 苍龙赘婿> 第两百七十九章 程亦儒的背景

第两百七十九章 程亦儒的背景

    “夏先生想知道的东西我大概能猜到一点儿,但有些事情还请恕明镜不能如实相告,因为这其中的牵扯实在太大!”

    明镜虽然抱着结交的心思,但并不代表他就彻底相信了夏峰,所以在说这话的同时,还给了叶东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。

    哪怕这件事关系到至交好友的身家性命,但明镜也不会拿家族的前途开玩笑。

    明家之所以如此低调,并不是他们谈薄名利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形势所迫。

    说得再直白一点儿,那就是实力有限,比起同为超级世家的南宫家和封家,明家的实力始终要差上那么一点儿。

    其中的根本原因,是因为明家背后最大的靠山出了些问题,如今正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尴尬处境。

    为了恢复元气,那边隐宗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宣布闭山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断了跟明家之间的联络,供奉们也仍旧留在了明家,但毕竟不像其他两家那么有底气。

    如果夏峰所求真跟最近暗流涌动的那件事情有关系,那明镜确实只能表示遗憾了。

    正是为此,哪怕边上叶南面露乞求的神色,明镜也仍旧是硬下心肠先表明了立场。

    别说叶家兄弟了,就是对面的夏峰此时也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他不过就是想打听点儿程亦儒的底细,怎么就牵扯到暗流涌动上了。

    “明公子不必如此,我并不是要以次作为交换,或者威胁,只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实话,如果真的很为难,那我再想其他办法也行!”

    未免闹出乌龙,夏峰并么有直接表明意图,而是再次作出了试探。

    “既然先生如此大度,那明镜也不绕弯子了,除开关于长生教的消息,其他的您尽管问,哪怕我不知道的,也一定想办法帮着打听!”

    在明镜的推测中,夏峰又九成的概率是奔着长生教风波来的,所以未免双方都为难,他直接堵死了这个话头。

    之所以把握这么大,一来是因为夏峰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,另外是因为今天在马场跟南宫谨的接触。

    据明镜掌握的消息来看,南宫谨已经确定是长生教之中的某个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程亦儒,除开医术超绝之外,这位程大家还是一位高明的炼丹师,因为这个原因,长生教那边曾数次意图招揽对方。

    至于招揽的结果是怎么样,明镜暂时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在误打误撞之下,夏峰接触的都是长生教的关键性人物,这就由不得明镜不起疑心了。

    “明公子误会了,长生教这个词我今天才是首次听说,至于我的目的,不过就是想了解一些程大家的往事,比如来历,宗门背景,性格喜好等等!”

    看着明镜面色严肃的模样,夏峰感觉对方并没有刻意说谎,而是心底真的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也恰恰是因为这样,才让夏峰更加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先生的目的我就不追究了,只要不是关于长生教的信息,我这边都没问题!”

    明镜其实并没有彻底相信对方,不过就像他说的那样,只要不泄露关键消息,其他东西明家还是有点底气的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点之后,明镜就接着回道:“程大家这个人向来就比较神秘,我大多也是从家里长辈那儿道听途说的,如果有失误的地方,还请先生海涵。”

    像明家这样的顶尖家族,其实跟程亦儒的交集并不算多,因为他们背靠隐宗,完全没有需要求到对方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夏峰的具体目标,但明镜还是觉得先说清楚比较好,不然反倒容易背上扭曲事实的黑锅。

    “无妨,如果不为难的话,明公子就捡些您知道的东西说说,我权当做参考了,并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夏峰虽然心里多少有点儿失望,但并没有表现出来,好歹也算有些收获,总比自己跟个无头苍蝇般乱撞来得强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尽皆知的东西我就不说了,这里主要跟先生说两件事,其一这位程神医向道之心坚定,并不想看上去那般无欲无求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大概十多年前,这位程大家以一份珍贵的筑基丹配方,跟某个超级隐宗换取了一门法术,其威力非比寻常。”

    明镜之所以知道这些东西,完全是因为他首席继承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程亦儒久居京都近四十载,基本跟各大世家都有联系,人脉之广堪称恐怖,所以三大顶尖世家对其都有着防备之心。

    “关于这门法术,可否详细说说!”

    夏峰虽然实力远超对方,但毕竟之后还要考虑合作打捞沉船,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,被程亦儒给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有机会,肯定要尽量先弄清对方的底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您也知道,我并不是修行中人,所以知道的有限,只听说是关于操控傀儡,撒豆成兵一类的高深手段。”

    明镜了解这些,主要是为了防患于未然,至于程亦儒具体的修为实力,那些自有家族供奉去操心,就不属于他能参与的范畴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点儿,虽然程大家虽然一直号称是山中野修,不过也有消息说他是某个超级宗门的弃徒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这个消息传出的话,三大顶尖世家还不一定会如何忌惮对方。

    散修不管自身如何强大,但总归是势单力薄,并不能影响到大局,可如果此人身后站在一尊超级大宗,那情况就又是另一番局面了。

    “撒豆成兵?操纵傀儡,我知道了,谢谢明公子的消息!”

    夏峰隐隐有一种感觉,那就他苦寻不得精锐护卫们,很可能跟这门高深的术法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但无奈的是,明镜对修行一道涉猎的并不多,夏峰本人又还是个菜鸟,所以这一切暂时都只能是猜测,还需要等后面的验证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能不能冒昧问一句,先生结交程神医到底有何目的,叶东虽然不了解山上事,但在人情交集上面自问还有些心得,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想帮先生出点儿力!”

    此事关系到叶东能不能活下来,所以他还是希望能力所能及做点儿事情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坦诚的眼神,夏峰也明白这位枭雄并没有其他意思,所以他在稍微思量之后,觉得应该是可以多少透露一些的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