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笔趣阁小说> 其他小说> 快穿之最世妃狂> 0289 跟你商量个事

0289 跟你商量个事

    天令点点头:“这就好。那就劳烦萧大小姐将当年天家赐予的定亲信物退回来吧?”

    萧清雪有些犹豫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你和二弟重新订婚的时候,天家另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听到天令这么说,萧清雪才依依不舍的从领子上摘下一串珍珠项链。

    那项链她贴着身子带了好久。

    那可是有名的临海明珠制成,对修为和身体都有非常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宫三亲自捧着项链送到天令面前。

    天令看了一眼,便对着君杺说道:

    “原本这是给萧三小姐养身子的。既然沾染了别人的气息,便没有再留着的道理。宫三,砸了它,再从本少的私库里选一串成色更好的给萧三小姐送来。

    切记,只能交与萧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宫三恭敬地点头:“是,主子。属下明天就返回去拿。”

    下位正襟危坐的萧清雪,则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“南宫大少爷,您这是何意?要侮辱我的大女儿,也不需要这么明显吧?”

    萧峰气不过,站起身一脸怒容。

    天令冷笑了笑:“你们要嫁的人是天家的少主。而我,代表的是天家老夫人和萧家嫡系。自然,事情要一件一件的来办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们就说说二弟和萧大小姐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林芬拉扯了一把:“老爷,倾城这傻孩子还在呢!我们也别多话。”

    林芬的意思很明显:君杺是个傻子,等天令一走,君杺还是得任由他们拿捏。

    果然,林芬话一出口,萧峰便不再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君杺冷笑了笑,只是喝茶,然后看戏。

    “二弟,等老夫人来,萧三小姐的定亲信物必须退还。然后,劳烦萧大小姐自行准备一件至少等值的信物交由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找得到?君杺的那块血玉可是价值连城。这只剩下三天了,让我去哪儿找?”

    萧清雪气的站起身怒吼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一切,都太过不顺心。

    此刻,萧清雪已经处在快要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一旁的萧清清回想起自己的贴身嬷嬷被打死的场景,不禁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偷偷地瞄了一眼对面的君杺和上位的天令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今天的南宫大少爷处处偏帮着这个傻子。

    这会儿工夫,他们是占不上什么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要求未免强词夺理了些!”

    一旁的南宫宇都有些看不下去,跟着埋怨了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母亲的意思。若你真的想娶萧大小姐,那不妨自己从私库里拿一件宝贝。我记得……二弟还是能拿出来一两件的!”

    天令的话,让南宫宇面子尽失。

    若他不拿,显得小气。

    若他拿了,那娶萧清雪的意义又是什么?

    他是想拿走萧家的东西,而不是往萧家搭进去自己的宝贝!

    天令似乎猜到了南宫宇的心思,跟着说了句:“毕竟这可是萧大小姐,整个萧家镇最众星捧月的女子。二弟多花费一番心思,也值得。”

    南宫宇微眯着眼,看着天令的侧颜,回头对自己的贴身护卫说了句:“你尽快回去一趟,赶在老夫人来之前将那盆血珊瑚拿来!”

    下位的林芬和萧清雪一听,都欣喜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唯有君杺冷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天令真是聪明啊。这么一招,萧清雪是别想稳稳的嫁给南宫宇了。以后萧清雪的日子,不会太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主人,这个贱男人为什么要帮你?”

    “帮我?害我还差不多。我们都是他手里的棋子而已。接着看戏吧。今天是没什么机会唱戏了。”

    君杺将喝完的茶杯扔给宫三,然后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萧三小姐且慢!”

    身后原本坐着的天令,顺势起身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二弟,事情已经解决。只要老夫人前来别出什么岔子,你们的事情就算稳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天令便不再多做停留,直接追着君杺而去。

    “萧三小姐!”

    君杺一路朝着后院而去,却在小偏门前被天令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萧三小姐,若你真的想安稳的离开萧家镇前往萧家嫡系,那么你离不开我的帮助!”

    君杺看着面前一脸笃定的天令,冷笑了笑。

    并不言语,只是转身绕开天令,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穿过偏门时,君杺遇到了萧泽。

    “倾城!”

    君杺微微勾唇、报以微笑。

    不远处,天令和萧泽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些火花。

    而在无人看到的高处,

    千寻带着银光面具,背着手,将下方的一切都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此刻,早已从君杺袖子里溜出来的小珍珠一口气爬到阁楼顶上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尊者大人,尊者大人,有人盯上主人了。肿么办?”

    千寻微眯着眼:“我要照看的是城儿的安危。而她的私人感情,本尊不掺和!”

    话落,千寻整个人瞬移消失。

    徒留小珍珠一人趴在屋顶上喘气:“嘶,好冷啊。咦?没有冷风吹啊?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另一边,君杺返回院落后,萧泽紧随其后的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倾城,倾城怎么样了?退婚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君杺摇摇头:“没有。天令将事情巧妙的推到了三天后,还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!”

    想到此,君杺的脸上便闪过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她记得,今日天令说……天家不可能和她退婚。

    可天令一直在尽力撮合南宫宇和萧清雪的婚事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那,要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萧泽蹙着眉看着脸色晦暗不明的君杺。

    君杺摇摇头:“不用了。萧泽哥哥,你尽快离开萧家镇吧,去萧家嫡系驻地那边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走。我要留在这里看护你。”

    萧泽坚决的拒绝。

    君杺挑了挑眉:“哦!那萧泽哥哥就帮我一个忙吧!”

    萧泽看着君杺那泛着光的眼睛,心里下意识突突了两下。

    按捺住心中的慌乱,主动上前靠近了君杺一些。

    君杺一脸严肃,在靠近萧泽耳廓的位置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而萧泽的脸色,也慢慢转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哥哥替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君杺点点头:“萧泽哥哥,一路保重!”

    萧泽不舍的看了君杺一眼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一道白色的毛绒影子,咻的闪进君杺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!主人你刚才干嘛那么靠近那个男人?”

    小珍珠双爪护着胸口的绒毛,一脸生气的模样站在圆桌上盯着君杺看。

    君杺望了一眼远去的萧泽,回头对小珍珠说道:“你哪来那么多的鬼心思?我和他行得正走得端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主人你有木有喜欢的男人?”

    小珍珠一改霸道的口吻,一脸嬉笑讨好的朝着君杺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杺伸出手将毛茸茸的一团顺势搂到怀里。

    “喜欢男人?我怎么觉得……我更喜欢女人。”

    怀里的小珍珠闻声,瞬间炸毛:“主人,你你你!”

    君杺低头看了一眼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的小珍珠,笑着揉了揉:“我开玩笑的。其实吧,我这人冷心冷情惯了。爱情,从来都和我无缘!”

    而此刻,房顶的瓦片之上,

    一紫色身影站在隐身结界圈内,将下方屋子内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爱情,也从来和本尊无缘!”

    呐呐自语之中,夹杂着几分莫名的欣喜。

    那微微勾起的性感薄唇,弯着最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四周霸道凛冽的气场,也在此刻莫名多了几分温馨。

    远处,亲自前来君杺院落的天令,在靠近院门时,下意识抬眸朝着千寻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阵风过!

    残破的瓦片之上只有几片泛黄的落叶。

    天令皱着眉,神色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“扣扣!”回过神的天令示意身边的宫三敲门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院门半开着,敲门估计也无奴婢前来接引。”

    宫三看了一眼这个快要荒乱了的院子,嫌弃的说道。

    天令却一脸兴致的笑了笑:“住在如此残破院子里的萧三小姐,却值得本少爷亲自扣响门扉。”

    话落,天令便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宫三在一旁,将一些杂草拨开,让喜净的天令能走的舒服些。

    “主人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珍珠听到敲门声,便蜷缩到了君杺的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萧三小姐,唐突登门拜访,讨一口茶水可否?”

    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    君杺推开主屋的门,便看到站在门口笑颜如花的天令。

    “我这院子这么破,可没好茶招待南宫大少爷!”

    君杺一开口就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一旁的宫三瞬间脸色不悦:“萧三小姐,你可知南国第一巨富商贾想邀请我们主子都没有门路。”

    天令抬手阻拦:“宫三,去准备我们的茶具。将中午的吃食带过来,我和萧三小姐就在这院子里的石凳上用茶。”

    宫三犹豫着开了口:“可是主子,您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天令摇了摇头:“无妨!”

    话落,天令微微拉了拉身上的披风,便示意宫三离开。

    君杺看着这主仆二人的举止,勾着唇冷笑了笑:“南宫大少爷,你私下特意来找我所为何事?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天令看着斜靠在门框上的君杺,勾着薄唇,桃花眼之中满是欣赏:“萧三小姐,之前你在黑匣子上留的毒草汁是可以解的。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君杺闻声,微微挑了挑眉:“哦?用什么解?”

    天令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道:“怎么?不装傻了?”

    君杺耸耸肩:“谁说我傻了?漂亮哥哥,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”

    天令抿着唇:“好吧,是我不该开你玩笑。其实我这次刻意追过来,就是想问问萧三小姐师承何处?

    毕竟凤鸣大陆之上,医术和毒术的修炼并不容易。除了比较有名的墨韵大师之外,也就只有我师父鬼毒最厉害了。

    可据我所致,墨韵大师并不轻易收徒。”

    君杺迎上天令打量的目光,淡淡开口:“我无师自通。而且,我也不认为我医术有多厉害。说白了,都只是一些皮毛罢了。

    和英名在外的南宫大少爷可不能比!”

    对于君杺的讽刺挖苦,天令不怒反笑:“呵呵,真是可爱。如以后真的娶了你,这日子恐怕也不会太寂寞!”

    “我靠!这二贱男人居然要娶主人你!主人你放开我,我要粗去揍死他!”

    袖子里的小珍珠听到这话,立刻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君杺为了掩盖住跳腾的小珍珠,便抬脚走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南宫大少爷,你们天家门槛太高,我君杺可不敢高攀!”

    天令勾着唇,跟着走过来,顺势坐在君杺对面。

    隔着一张石桌,似笑非笑的看着君杺:“萧三小姐,绝对攀得起。你血统身份高贵,且又聪明异常。虽说长得丑了点,不过……本少爷并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君杺挑了挑眉,单手撑着下巴玩味的看着天令:“你想要我,可我却不想要你。就你,天令,还入不了本小姐的眼!”

    “主人霸气!主人威武!”

    袖子里的小珍珠顺势跟了句。

    “萧三小姐,信不信……你早晚都得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天令那双绝美的桃花眼之中泛着丝丝火光,其中还夹杂着慢慢腾起的一丝丝占有欲。

    君杺不去看撕下部分伪装的天令,而是自顾自的说道:“无所谓你怎么想。若我君杺不乐意,谁都没那个本事娶走我!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。老夫人不会同意你退婚的,南宫宇和萧清雪结婚的前提,必然是你和我先订婚。”

    天令双手环胸,眯着眼继续打量着君杺。

    君杺略微蹙了蹙眉,心里腾起一股火。

    “老娘不想嫁,还要逼迫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主人揍死他!”

    “揍死就算了,下点毒还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回过神,君杺看了一眼院门外走进来的宫三。

    “哟!玉露茶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玉露茶,这是我自酿的花茶。玉露茶过于滋补,不适合中午前后饮用。不过这花茶,味道也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天令勾了勾唇,从宫三手里接过茶盘,亲自斟了两杯。

    君杺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翡翠玉杯,故意伸手晃了晃:“你这茶杯不错。我之前看你有洁癖,是不是我用过的茶杯就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天令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:“别说是一个杯子了,就是你要一辈子,本少爷也给得起!”

    对于情话无感的君杺,端起茶杯阴险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快喝啊!快喝啊!毒不死你!”

    “耶耶耶!毒死二贱男人!”

    袖子里的小珍珠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对面的天令看了一眼君杺那不太规则舞动的袖子,微微一笑,将面前的茶一扬而尽。

    “嗯,这茶比往日多了几分味道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天令才开口说了句:“这毒下得不错。无色无味,也不容易解!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对主子下毒?”

    一旁站着的宫三作势就要拔剑,却被天令阻拦:“无妨,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宫三不情愿的离开后,天令才继续开口:“萧三小姐,你如此做只会让本少爷坚定了娶你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君杺收起脸上的玩味,看着对自己毒术自信满满的天令,冷笑了笑:

    “都说天家少主天资卓越。依我看,南宫大少爷才是人中龙凤。只怕,阁下想的东西,一般人还真的给不起!”。

    天令挑了挑眉,眼中闪过一丝精光:“萧三小姐如此聪明,就不想妻凭夫贵、一步登天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